第105章 二白(1 / 1)

武皇 夜梦寒 5442 字 4个月前

手机同步阅读

柳莫愁满脸忧色的坐着,静静的看着在她的对面眉头紧皱,脸色阴晴不定的父亲柳言天,

此时,柳言天心情确实是很复杂,这绝对是自他创建权力帮以來,从來沒有任何一次让他觉得如此的难以作出决断,

宁海通,他当年最好的兄弟,权力帮的崛起,此人有着不可抹灭的大功劳,而且不仅一次,宁海通用自已的身体替柳言天挡下了能让他致命的刀剑,

可是现在,这个人却是成了他心中最大的祸患,如果宁海通仅是想当权力帮的帮主,柳言天绝对沒有二话,马上改变主意,不让柳莫愁当帮主了,而是让给宁海通,

可是从所得到的信息來看,宁海通要当帮主,为的不仅仅是当帮主,而是想将权力帮变成了东方堂,

“爹,虽然我也不想,但是他已经背叛了大长老,昨晚更是杀了六叔,他这是在对你最后的试探,但同时也说明了他的心中早就沒有半点当年的兄弟之情了。”柳莫愁见父亲迟迟不肯做出决定,于是忍不住说道,

听到“六叔”之名,柳言天身体震了一下,脸上现起痛苦之色,双眼,陡然的浮现冷芒,

柳莫愁所说的六叔,就是何老六,权力帮的创帮元老人物之一,同样是替权力帮立下了汗马功劳,在柳言天的心目中,何老六和宁海通有着同等的位置,

“你能确定你六叔是他杀的吗。”柳言天心里其实已明白是真的,但仍是在做最后的努力,

柳莫愁沒有说话,但她的沉默却是最好的证实,

“我只剩下明天了……”柳言天突然轻轻一叹,

“爹。”

一听这话,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柳莫愁仍是不由的泪如泉涌,

柳方天摆了下手:“也罢,女儿,就当是爹为了你自私一次吧,就按杨凝风所说的去做,如果他为难于你,那就……杀了吧。”

说完,柳言天痛苦的闭上眼睛,脑海中不断的闪掠着以前的种种片断,大多的却是何老六和宁海通,相当年,大家肝胆相照,是值的将背后交付的好兄弟,可是现在却是居然互相残杀,他很痛心,但也很无力,

他知道柳莫愁所说的是真的,宁海通在这个时候杀了何老六,确实是在做最后的试探,以何老六在帮中的地位以及与他柳言天的关系,何老六被杀,他柳言天岂会沒有动静,如果沒有,那就只能说他已经是沒有动的能力了,

“爹,别想太多了,是他先不仁。”柳莫愁对何老六的死,心里是相当的愤恨的,本來她还打算,她当帮主后,要是宁海通有什么异动,她最多是让杨凝风废了他的修为,然后留他一命,然后在权力帮的保护之下平静的过一辈子,

可是现在她不这样打算了,宁海通的所为将她最后的一点念想给抹杀了,要知道,何老六是权力帮的创帮元老之一,同样,也是为了权力帮,在七年前就被人重伤而修为全失,早就变成一个普通人,变成一个只想好好的,平静的度完后半辈子的普通老人,可是这样的人,宁海通却是出手杀了,而且据手下的人回报,宁海通还是亲手拍碎了何老六的头,

“但不管怎么说,他毕竟是……你去看你娘吧,一会我自已过去……我想静一静。”柳言天轻轻的挥了下手,

柳莫愁迟疑了一下,嘴唇微颤,想说什么,但此时说什么也沒有意义了,她知道,父亲现在心情很难受,但也正是因为他下了最后的决定,下了他这个临死之前还需要做出这样的痛苦决定,

“对不起,爹,要是别人,我也不会这个时候來打扰你,是女儿不孝,但女儿一定会尽全力的将权力帮保住,让权力帮延续下去。”

柳莫愁站了起來,对着父亲微揖了一礼后,含泪缓缓退后,退出了静室,这话,她沒有说出來,只是在肚子里对自已说,

出了静室,门关上时,柳莫愁也是缓缓的闭上眼睛,泪水不断的沿颊而落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同一时间,东方堂的静室中,

皇甫凡目光深邃的看着桌上一摞消息,神色却是平静无比,但从他放在扶手上手的不受控制的微颤中,可见他的心情并沒有如他表面上这么的平静,

在他的对面,坐着脸色肃穆的龙堂堂主解木堂和豹堂堂主柳士章,还有神色肃穆,满脸悲痛的墨金龙,

消息传回來了,东方堂十三少,现在已经是十三去十一,另外一人还失了踪,只剩下云现一人了,而这两天同时被杀的十一人当中,其中一个不但是皇甫凡的义子,同样,也是墨金龙的亲儿子,正是吴宁城的墨天,死在杨凝风手中的墨天,

正是这样,墨金龙表现的比解木堂和柳士章更加的激烈,

当然,奎木狼的死,也是给他们一记沉重的打击,

但三人都忍住心里的愤怒与悲愤,静静的等待着总堂主皇甫凡,

“真沒想到权力帮居然是选择了先动手。”

深吸了口气,皇甫凡淡淡的,缓缓地道:“如果沒有错的话,权力帮刑堂的那个杜风,就是吴宁城杨家的杨凝风,也是天龙宗最新的一名龙徒,同样,此人也正是神玉堂的大东家……这个年轻人,不简单啊。”

这句话,似乎是说给面前的三人听,又似乎是自言自语,

解木堂三人还拿捏不准皇甫凡的意思,对望一眼,都是谨慎的选择了不说话,

“南荒吴宁城这种小地方居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,我们都犯了大错误,低估了天下人。”

皇甫凡说着看了一眼墨金龙:“金龙,墨天的死,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让他去。”

墨金龙闻言脸上痛苦的抽搐了几下,但却是摇头说道:“派谁去都一样。”

“十二少应该是落入权力帮的手中了,当时派他去截杀一对去给柳言天的妻子看病的所谓神医师徒,一去不回,现在看來,这完全是一个陷井。”柳士章迟疑了一下,说道,

“不能怪十二,他并不是贪生怕死的人,,权力帮的刑堂柳无青你是知道的,落在他手中,别说十二少,就是我们任何一个,怕且都沒有半点秘密。”皇甫凡摇头说道,

柳士章双拳猛的紧握而起,柳无青,他当然知道,这可是他的义弟,同样也是他的师弟,只是当年两人跟随师傅修炼,他重修武,而柳无青却是偏重于一些古怪的刑罚,只是因为一件事而让得两人反目成仇,一个投入跟了皇甫凡,而另一人则是投入了权力帮,

“柳言天能让这个杨凝风如此折腾,这样的做法,绝对不是柳言天的性格,由始可见,柳言天之前是真的中了毒,命已不久……他让杨凝风这么做,证明了他已经是不顾当年的什么兄弟之情,为了权力帮,他放权给杨凝风,同时,也是想在他死之前稳定权力帮,好让他女儿顺利接任帮主……”皇甫凡沉吟了一下,目光中闪烁着智慧的寒芒,说道,

“这么说,现在实际上也是我们的机会。”解木堂眼中精芒立马一闪,说道,

“是机会……告诉宁海通,一定要将帮主之位拿到手……不过,还是要两手准备,二白潜在权力城这么多年,也该发挥作用了,告诉他们,要是宁海通失败,他们就要找机会杀了杨凝风然后他们就可以自由了,不再欠我什么。”皇甫凡沉吟说道,

“是。”柳士章应诺,

“堂主,其实我一直不明白,为何我们不直接全面出击,直接灭了权力帮。”墨金龙头微微一抬,问道,

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要是宁海通能将帮主之位拿下岂不是更好。”皇甫凡说道,

“也是,只是那个女人……”解木堂神色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,声音微急而问,

“她中了我的阴冥火魂掌这么久,就算不死估计也废了,这个女人和柳言天现在都是无牙的纸老虎,所以,只要杨凝风一死,小小一个柳莫愁哪里会是宁海通的对手,所以,最大的关键就是杨凝风,让二白一定要杀了他。”皇甫凡神色冷然道,

“二白本來是为了对付柳言天夫妇的,现在让他们对付一个黄毛小子,定能手到擒來,杨凝风再是天才,但年纪毕竟还轻。”柳士章冷声说道,

“嗯,杨凝风虽然在年轻一辈中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一个,但之前我跟他交过手,以他的实力确实不是二白的对手……用神木牌给二白传讯吧,要是宁海通失败,就让他们一定要想办法找到杨凝风,然后杀掉,越快越好……你现在就去。”皇甫凡迟疑了一下后,声音一沉,道,

“是。”柳士章赶紧起身,然后退出,

“你们两人也做好准备,万一宁海通失败,二白又失败的话,我们可能就需要亲自出马了,权力帮不能落入我们的手,那也不能让它继续存在,让它有喘息的机会。”皇甫凡随之说道,

“堂主,你对二白和宁海通并不放心。”解木堂和墨金龙皆是一怔,

“世上沒有什么事是可以百分百放心的,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,对付杨凝风和权力帮,还是要再加谨慎点好。”皇甫凡说道,

“堂主英明。”

解木堂和墨金龙赶紧起身,身子微微一躬后,快速离开,

等三人离开,静室的门关上后,皇甫凡静坐了一会,然后伸手将脸上蒙面布揭开,露出一张看上去竟然不过三十四五岁的脸庞,

“云现……我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义子了,只是你能让我信任你吗。”

好一会,皇甫凡喃喃出声,站了起來,迟疑了一下后,走到静室的右侧墙前,手轻拍了几下后,一道门户现出了,这静室中居然另有玄机,怕且这道门户连解木堂等人都不知道,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