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章 后来(大结局)(1 / 2)

征战天下 白凝霜 7734 字 24天前

[燃^文^书库][].[774][buy].[com]

一视同仁,说得简单,其实是很难的你以为你对他好,这有两种可能一种,是你的感觉和人家的感觉有偏差,你觉得对他很好,但是其实不怎么好可惜的是,这种问题,总要以承受者,而不是施加者的感受

而另外一种可能,你的感觉可能是对的,你的确对他好但是,你对他好,不是绝对的对他如何的好,而在于,你只是对他比对别人好

这就是不公平了

而以民族论,正常情况下,那一定是对自己民族好,对别的民族不够好,这是无法改变的

苻宏一时间有些无话可说了他可以说的话,几乎都被堵了回去

难道,这一次,真的是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?

苻宏不敢想像,五十年江山,难道真的就这样,就这样断送在自己的手上了?

苻坚看儿子这样,心里也不好受,如果三年前,那一仗,自己打的能够稍微谨慎一点,该多好啊!

那样的话,自己如今就是天下之主!就是名副其实的皇帝!那样的话,自己根本就不用把椅子交出来哪怕是秦皇汉武,也根本无法和自己相比

想了想,苻坚还是站了出来,他看了看段业一眼,道:“段业,你以为你已经赢了?”

“应该没有什么意外了”段业老老实实说道

“不,不是这样”苻坚摇摇头,“年轻人,不要把自己想的太过于强大,也不要把你的对手想的过于弱小”

“段业受教,请天王指点”段业显得非常之谦虚只是这种谦虚,换别人看起来,却是非常之不爽

苻坚目光灼灼的看着段业,道:”段业,你觉得你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,是因为什么?“”因为我自己“段业道

”对,因为你自己“苻坚点头,”你有着超出常人的目光,你比大部分人更加坚韧,你年轻,你没有包袱,很多事情,我做不成,司马家也做不成,但是你做得成“”承蒙夸奖,当仁不让“”那么,你有没想过?“苻坚突然提高了声音,”这一切能够存在,是因为你,如果你没了呢?“段业微微一笑,道:”我不懂你的意思“苻坚也笑了,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说道:”你有没有想过,一个君王最重要的是什么?这个问题,我想,大部分继承人都没有想好,包括宏儿,其实他也没有想好,所以现在,他面临很大的困难“段业笑了笑,道:”作为君王,最重要的,恐怕是保持神秘感,永远留着一张底牌一张谁也不知道的底牌“”你说得对“苻坚赞赏的点点头,”这才是最关键的,所谓教会徒弟,饿死师傅如果作为君王,没有一张底牌,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?你看,朕有没有底牌呢?”

“有”段业点头

“是什么?”苻坚步步紧逼

“我不知道?”

“你怕么?”

“不怕”

一问一答,间不容发,可是却让下面的臣子们傻眼了

“事已至此,我不用这一手,是不行了”苻坚叹了口气,满脸失望的看着段业,“可惜了你,这个世道,有你这样的,不容易”

“没什么可惜的,一切早就注定了”

“不如……”苻坚犹豫了下,“你是我的女婿,你在凉州已经证明了你的实力,朕相信,你能够统治好一个州,也就一定可以统治好一个国家,不如这样,朕敕封你为亲王,世袭罔替,与大秦同在,如何?“段业笑了笑,“听起来很不错”

“是的”苻坚说道,“朕开的条件真的很好了,如果你答应,那么你想得到的一切,你都得到了你还什么也不会失去,你享有无限的权力,却不用承担相应的责任和风险”

“我拒绝”

“你想好了?”

“想好了”段业干脆的说道

“唉”苻坚叹了口气,道:“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啊”

“你……”这一刻,终于轮到段业震惊了,因为,这一句话,是绝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!

“没想到?”苻坚笑了笑,露出了满口的白牙

“你……”段业还是不敢相信,以至于现在,段业居然都有些语无伦次了

“其实呢,不怕做不到,就怕想不到”苻坚耸耸肩,“你应该知道,我们那个年代,有一句话,叫朕很生气,后果狠严重”

“是”段业自嘲一般的笑了笑,“我可是实在想不到不过,我也想问一个问题”

“什么问题,你问”这个时候,苻坚显得很大气

“多久了?”

“没你时间长”苻坚很直接的回答道

段业这才松了口气

但是苻坚接下来的一句话,差点没有把段业气死

“所以,我就只能摘桃子了,你播种,我乘凉,似乎很好”

说完,苻坚突然身子拔地而起,如同大鹏展翅一般飞向段业!

大家全部震惊了!

谁都知道,苻坚骑射虽然不错,但是,这种侠客式的技击,他是不会的!

可是这一刻,苻坚分明就是一个高手,一个万人敌的高手

这一年的春夏之交,长安城似乎格外热闹,因为这天,白天出现了一道璀璨的光,夜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彗星

白虹贯日,彗星袭月,这可是天生警兆啊!

这一天之后,天王苻宏就宣布因病退位,由年仅8岁的苻敢继位

苻敢区区八岁,又怎么能够执政呢?这是拿天下开玩笑么?

不过很快,长安城的百姓们,就安心了,因为苻敢马上宣布,敕封武英郡王为亲王,世袭罔替,并且担任摄政王

昔日段业大人在凉州就干的很好,如今朝廷终于让他来辅政了,想来天下马上就可以太平了

于是乎百姓一安心,就可以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了

……

岁月如梭

华清池畔,一个扎着羊角辫,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奶声奶气的抱着一个中年人的胳膊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