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终章:大结局(1 / 2)

我回到了最初的那座房子内,起初我并不能适应一个人的生活,我是个吸血鬼,完全不用再去像人类一样按时吃饭,只是饿了的时候会出去捕猎。

这期间,晨曦给我打过很多电话,但是我都没有接,我想老妈一定找过他,告诉他我走了!

一想到老妈,我的心就开始难受,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。在这空荡荡的房子内,或许几百年,几千年都不会有人,任凭我放肆的哭,又能怎样?

这期间还有B市打来的其他电话,我想一定是老妈问晨曦我的电话号码,从而打给我。

但是既然彻底的离开了,就不要再有任何纠缠,不然我会痛苦,老妈也会更难受!时间是会抹去一切的,我相信会有人来替代我,陪伴老妈!

手机其实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用处,它不能陪伴我几百年,甚至是几千年,或许只能坚持半年之久,对于只有我一个人来说,守着个空手机,就像守着我自己一样!

我将手机放到楼上书房内的架子上,作为我存在于这个年代的一个纪念品。虽然几十年后,科技日益发达,对于曾经的这些手机来说已是落后的产品,更高科技东西的远胜于此,但是唯有这一部手机寄存了我全部的思念。

起初我每天都在楼下的客厅,时而躺着,时而坐下,时而发呆,时而回忆。回忆这一世我所经历的每一天,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。

后来,我通过【光辉之链】内我自己的灵魂,看到了几百年前的回忆,也看到了沐梓晨。

我看到不管经历了多久,沐梓晨总是在默默地注视着我,眼神里充满了温柔。

我还发现不管哪一世的我,会随着年龄的成长,慢慢记起历代发生在身上的事情,而就在我这一世,我却将这所有的一切全部忘记。

原来沐梓晨以为是我突然转变成吸血鬼之后,才导致失忆。但是又怕我已经是青鬼的化身,毕竟他发现我毫无征兆戴在脖子上的【青鬼之链】,而脸上却看不到一点忧愁。

所以第一次见到我之后,沐梓晨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,还说我是那位大人!

沐梓晨真的太机智了,若我曾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,一定会记起他曾是我的大护法;倘若我不再是我,是青鬼的话,他一声‘大人’会让青鬼以为他经过这么多年,任然效忠于它,这样的话,恐怕沐梓晨一定会找准时机杀了我,替我解脱吧!

但是命运就是如此的爱捉弄人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而且还变为了吸血鬼,只能靠【青鬼之链】才可以解脱!

我真的想知道沐梓晨当时心中的想法,突然我想到沐梓晨是被我吞噬了的,也就是【光辉之链】内还残存着沐梓晨的魂魄?既然这样,我是不是可以通过【光辉之链】看到沐梓晨当时的想法?

我将力量全部传到眼睛上,通过眼睛从【光辉之链】上,看到了当时沐梓晨的想法。

“我能感觉到她就站在不远处的大树下!我是否应该过去安慰她呢?她会不会觉得我很烦?”想来想去,我还是决定走过去,即便不说话,只是站在一旁也好!

我来到山坡上的大树下,果然她就在那里!

“沐梓晨,我记起了所有的一切。我是不是逃不掉了?”

说完她转头看向我,眼中充满了绝望。

我看到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,说话略带哽咽。我多想告诉她,一切都结束了!

我心痛不已,说是保护,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到。我真想这一切都可以转移到我的身上。

很快地,她获得了【青鬼之链】,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逐渐被吞噬,最终死去!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,这样我就可以将【青鬼之链】转移到他人身上,哪怕只是逃避了一世,也好!

果然,下一世的她化为男儿之身,在他18岁的时候,同样他记起了全部的记忆,纯真的笑脸再也不见了,脸上露出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阴霾。

就在那一天,【青鬼之链】再度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我站在一旁,就那么默默地看着他。过了一会,他说道:“沐梓晨,你想的我明白。但转移到他人身上这种事,我做不到,这理应是我自己的事情,就要我自己承担!”

我惊讶到,原来他居然可以听到我的心声,看来他本身就具有了很强大的力量。

但是终究还是没能打破这一切。

我的心已经麻木了,基本不会再痛。我就像行尸一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纪,唯一让我在乎的,令我期盼的人,我却无能为力。

时间过的好快,转眼间,新时代来临了。很多我不曾见过的高科技产品也相继问世,人们不再住破旧的平房,而是纷纷搬进了高楼大厦。

我尽力的去适应这个新的时代,走过每一个城市,路过每一条街道。

我算了算,距离上一世的死去的他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八年,而每一代的Yuna死去后,十年之后就会再度重生,从婴儿再到成年。这一世Yuna会化为女儿身复生,但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存在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不久之后,我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,似乎这股力量极具破坏力。凭借力量,我感知到这股力量就在X县城。

通过调查,我终于发现了她。但是她居然戴着【青鬼之链】,而更令我惊讶的是,她居然变成了吸血鬼。

渐渐地我发现,事情远不止于此,她完全没有任何关于曾经的记忆,哪怕是一点也没有。

即使后来我与她见面之后,她仍旧没有记起。而就在这时,我突然想到,会不会她已经被吞噬了,现在的她根本不是Yuna,而是青鬼的化身呢?

通过不断地调查,我终于放心了,她还是她自己,不是青鬼的化身,但是为何她一点记忆也没有记起呢?

难道跟转化为吸血鬼有关?

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尝试着用孩子的鲜血来试图找寻答案,但是仍旧无动于衷。后来,我看到她佩戴【青鬼之链】的皮肤已经开始变紫,这是开始吞噬的征兆,我知道事情不久之后就会发生,既然她什么都想不起来,那就该我上场了。

我回到了遥远的过去,通过教堂内保留的资料,我发现了一种叫做祭献灵魂的法术,据说若是将活人的灵魂抽出,祭献出去,或许可以召唤出不止一个强大的生灵,一旦生灵占据肉体,将会获得强大的力量。并且极限的灵魂越是强大,召唤出生灵的数量就会越多。

就在我以为万事顺利的时候,居然红魔苏醒了过来。紧接着Yuna为了保护我,而同意了与心魔合为一体。我没有选择,再万分紧急的情况下,只能先消灭青鬼,他是这一切的源头。

想到这,我开始画出阵法,将自己的力量聚集在一起,念出咒语,开始将灵魂祭献。慢慢地,我看到很多形形色色的生灵,开始被我的灵魂吸引,进入到的体内,渐渐地,越来越多,而就在祭祀即将完成的时候,Yuna一脸悲伤的走过来,将我吞噬了下去。

最后的最后,我还是没有保护好你,反而被你所保护。

在意识即将消失的那一刹那,一滴眼泪流了出来,滴在了我最在乎的人的心里:“对不起!”

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,感觉自己都快在这间屋子腐烂掉。对于曾经的一切,心里早已经麻木了,只剩下每天看着窗外。自打一切结束之后,我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,除了偶尔晚上的打猎,其余时间我就待在屋子里,看着窗外发呆。

就像是在疗伤一样,本以为一切结束后,我可以安宁的度过余下的一生,但是谁知解放了他人,却仍旧没有让自己解脱,从一个坑,又跳到了另一个坑!

脑海中时不时还会传来声音,有时候和我讲一讲外面发生的事,但是很多时候,是安静的,就如同这所房子一样,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。

我想到曾经我刚来到的时候,遇到的和伊。他说他已经在这待了几百年之久,只有他一个人。而现在和伊终于解脱,只留下了我自己。

我想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而剩下的千疮百孔的心,也不再疼了。我需要找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比如看看书,画会画,再或者买台电视,打会游戏,或者出去旅游。

我猜想世界上的某个角落,一定还有像我一样孤独的人,如果可以遇到,是不是可以互相点亮心中的希望?

我想知道老妈现在怎么样了。我用意念将我自己的想法传到【光辉之链】中。

很快【光辉之链】内传来了声音,那声音说道:“你妈妈没事,那个叫晨曦的人在照顾你妈妈,好像被你妈妈认做了干儿子!总之你不必担心,她没事!”

我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沐梓.....晨曦他现在怎么样?”

“他一切安好,看样子,他是这件事情中,唯一一个彻底解脱的人,他现在如正常人一样,会变老,对过往的记忆,完全没有恢复,相信以后也不会记起,真是个幸运的人啊!”

“但是若是你真想让他回忆起你的话,倒也不是没有办法,毕竟他曾经是个大护法,拥有很强的力量,即使再消散,也是可以记起的!”

听到这,我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必了,我只是想知道他过得怎样。并不想让他恢复记忆!”

“你难道不想见他?还是你现在仍旧觉得孤独并没有什么?”

我自嘲的笑了笑,说道:“不想见那是假的,不孤独那也是假的。但是我想要别人幸福快乐,既然如此,就不要打扰为好,我一个人又能怎样,时间是最好的治愈方法,相信我一定会熟悉这种孤独,况且,我是永生的,不管经历了多久,我相信一定会遇到能陪伴我的人!”

说完,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背包,将要离开。

“你要去哪里?”大脑中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“我想出去走走!去感受一下这世间的美好。”我平静地说道。

“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,我真的太累了。我在这间屋子疗伤了这么久,也该出去走走了!你也和我一样,存在这么久,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吧,它一定会越来越美!”

说完,我打开了屋门,走了出去。

外面阳光明媚,满是新鲜的空气。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太阳,以及白天的景色。

当我下山之后,我惊讶的发现,所有的一切都变了。X县城已经遍布了高楼大厦,早已经不是当年那般稀稀散散的建筑。

街道上的行人穿着各异,一路走来说说笑笑,很是热闹。X县城已经完全不是记忆中的模样。

我来到一家商城内,买了几身衣服便于更换。这几十年里,我几乎快要跟不是时代,当年的衣服现在看来很是复古,再加上我稍有苍白的脸,走在大街上,简直赚足了眼光。

从商场出来之后,我进了理发店,讲参差不齐的头发剪了剪。随后我又去买了一部手机,插上手机卡之后,我茫然的看着手机,不知道该打给谁,又或者谁会打给我!

而就在这时,背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。

“Yuna....”

我疑惑的转过身,发现,身后的人居然是晨曦!

晨曦看到转过身的人确实是我后,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。我看到晨曦也同样开心,独处了几十年,终于看到一个认识的人。

“都过了这么久了,你过得怎么样?”晨曦笑着问我。

看着眼前的晨曦,经过几十年的岁月,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皱纹,但是精神很好,笑起来仍然像是记忆中的年少模样。

看到我没有说话,一直看着他。晨曦有些不好意思,突然他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可说呢,几十年前你干嘛不辞而别,害得我和江阿姨找了你好久,为此江阿姨还伤心了好一阵。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,到后来干脆就打不通了!”

说到这,晨曦撇了撇嘴,一脸不满的看着我。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说,想了想,我说道:“额,其实吧,我是临时有点事,必须要去处理。但是看到江阿姨自从我来了之后,一直很开心,让我不知道如何去跟她说,然后想着赶紧把事情处理完,我回来再和阿姨解释,但是谁成想这一去就是好久。”说到这,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那为什么我们给你打电话也不接?”晨曦继续抱怨道。

“我怕阿姨会难受啊,后来处理完事情之后,已经过了很久了,我想阿姨已经习惯了我不在,既然如此就不要再去打扰她了,就是这样。”说完,我无奈的看向晨曦。

晨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其实我能理解,毕竟你也有自己的生活,不过说真的,你真的应该和阿姨说一声,就那样不辞而别真的太伤她心了!”

我点了点头,一脸歉意的看着晨曦。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老妈,急切的问道:“对了,晨曦。老妈......不,江阿姨她还健在吗?”

晨曦听到我询问江阿姨的情况后,收起了笑容,一脸严肃的和我说道。

“是这样的,我今天之所以来X县城主要就是看望阿姨的,因为保姆和我说,最近阿姨的状态不是很好,一直迷迷糊糊的。”

听到这,我心中又开始痛了起来,曾经的过往又浮现在了眼前。不行不行,我不能记起来,这样会令我痛不欲生的。

晨曦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望江阿姨,她看到你一定会很惊讶的!”说完,他期盼似的看向我。

我能去吗?我会再次带给她痛苦吗?我也曾想每天都陪在她身边,但是我却不能!我该怎么办,若是不去,可能真的会遗憾,若是去了,一定会令老妈想起曾经的痛苦。我该怎么办才好。

心里难受的要命,所有的镜像全部浮现在了脑海中,即使不再刻意去想,意识也会不由自主的看到曾经的一切。

我痛苦的捂住了脑袋,蹲下身,紧闭着眼睛,命令自己不要再想了!晨曦被此时此刻我的状态吓得不轻,忙扶住我,紧张的问道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我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晨曦一脸担忧的看着我,过了一会他柔声的说道:“没关系的,你要是身体不舒服,我扶你去休息,江阿姨你不必担心,有我还有保姆呢!”

与此同时,脑海中突然传来了声音,她说道:“你去看看吧,老人年事已高,算下来今年也九十多岁高龄了,即使想起来你是谁,也无妨了!”

我点了点头,深呼吸了一口气。待到缓解了一些后,我抬起头,看着晨曦说道:“我没事,咱们一起去看江阿姨吧!”

很快,我们一起来到了X县最大的一家医院,跟着晨曦来到二楼,进了一间病房后,我看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人。但是她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,苍白的头发,身上枯瘦如柴,鼻子上还插着氧气管,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,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。

看到这个场景,我再也忍不住,任凭眼泪肆意的流出。这就是我一直想陪伴的人,几十年了,我真的很想念。

晨曦在一旁拍了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,别哭了,过去看看吧。

我点了点头,擦干了眼泪。跟着晨曦来到了老妈的床前。晨曦轻声在老妈耳边说道:“江阿姨,我是晨曦,我来看您了!”说完,过了好一会,老人的眼睛动了动,虚弱的看向晨曦。晨曦笑着看着老人,并指着我说道:“江阿姨,您看谁来了!”

老人慢慢地转头,看向我这边。我觉得我此时此刻的表情一定很难看,极力忍住不哭,但是还要微笑,结果表情就变成了现在这般难看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