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一章 后续(终)(1 / 1)

战狼旗 火树 3740 字 17天前

当王世华的遗体被运回老司城,全县百姓无不为其披麻戴孝。(无弹窗广告).79xs-所过之处,无不跪迎,无不哀鸣。哭声震天,撼天动地。

白衣孝帕,如皑皑白雪,天地无‘色’,却强烈的体现出国人誓死抗战的决心。

……

1945年5月9日,正是王世华等抗战英雄下葬的日子,也就是在这一天,王世荣等人的遗体运回到老司城。

老司城的忠烈庙内,放着三副棺材,外面,顺着山坡,全是棺材,,全是王家为雪峰山战役而战死的勇士,总计四百三十一人(数字可能不准确)。

……

无论是不是王家人,只要是中国人,连八爷九爷这样的长辈,全都给这些烈士披麻戴孝。

有人劝九爷:您是长辈,不必如此,这不符合规矩。

可九爷的答复却让人深思,也让人感觉到了浓浓地悲愤与不屈:“抗倭勇士,国之英雄,当刻碑立传,举世永记,又岂能以辈分论高低,”

……

当王世华的死讯传來,铁石头就面‘色’铁青的将手里的狙击步枪擦了又擦,给妻儿兄弟‘交’代一番后,來到王世华的灵柩前,默默地磕了三个头,随即,单枪匹马进入王世华出事的地方,却再也沒有回來,生死不明。

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为了消灭湘西最后一个大土匪,十万人大搜山,无意中在武陵山脉深处发现了两具骸骨。躺着的是额头中枪,在其五六米外,另一具骸骨靠着树干,身边散落着一把匕首,遗骸的左‘胸’口肋骨上有被刺的痕迹。后來,大家还是从靠树的那具遗骸边发现了一个银制灵环上刻着一个‘铁’字,再加上这两具遗骸身边都有腐蚀掉枪柄的枪身,得出这是两把狙击步枪,才敢断定,这具遗骸就是铁石头,而在不远处那具遗骸身上找到了一枚日军的勋章上断定,这是化名田青山,日本名字佐佐木。至于他们之间的具体战斗过程,已无从考证。

……

就在出殡前的一个小时。

战鼓陡然响起,所有人,无论身份高低,无论老幼,全都停下一切,跪拜在大道边。只是,他们这次全都跪直了腰杆,眼睛看向一个方向,等待一个人的出现。

阿霞头戴凤冠,身披以大红‘色’打底的七彩金霞,带着淡淡地笑意,一步一步缓缓走來,仿如新娘子出嫁一般。在这雪白一片的天地间,一身大红的她,如同火焰一般,异常醒目。

可她一路所过,所有人都低下了高贵的头颅。等她走过后,又直直地的看着,满眼的骄傲。

一切的一切,都只因阿霞要自愿给王世华殉葬。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这在当时的世人眼中,是一件无上荣耀的事:不仅说明王世华身前的品行高贵,也预示着王家百姓将來的美好。

当阿霞走到‘门’口,正跪在‘门’口的张翠云嘶哑的喊道:“如意夫人,忠烈大义,必为圣‘女’,当万世传颂。我等敬佩,特來跪送。”

话音一落,所有人都直起身体,对阿霞一拜,骄傲的大喊着“如意夫人,忠烈大义,必为圣‘女’,当万世传颂。我等敬佩,特來跪送。”

阿霞对众人微微屈膝一拜,道:“诸位请起。”

走到张翠云身边,对几个姐妹和一群孩子看看了,,她的两个孩子已经被丫鬟事先抱走。又含笑点点头,道:“小妹无能,先走一步,还望几位姐妹和族人看在往日的情面上,对我的两个孩子予以照顾。”

“如意夫人放心,我张翠云以命发誓,今后,但凡有人胆敢欺辱他们,我必以命相搏,不死不休。否则,叫我张翠云不得好死。”

直白,反而彰显了张翠云誓言的坚定。

张淑华和小梅也赶紧发誓,随即,就是王家高层的人员纷纷站出來,跪拜发誓……有了这一幕,阿霞的两个孩子今后必定生活无忧,无人敢欺辱。事实上,这两个孩子在解放大湘西时,被王世富带到了台湾。

阿霞一一道谢后,转身时,却发现何梅正躲在转角处,伸出头,捂着嘴,含泪相望。

“阿妈。这是‘女’儿第一次叫你,也是最后一次叫你。您智谋高深,还望您看在对‘女’儿愧疚的份上,照顾好孩子,也帮帮我王家。”

何梅微微点了下头,一把缩了回去,随即,转角处传來了“呜呜”地哭声。

阿霞这才转身,接过杨三丰从庙里祭台上取出的那碗毒‘药’,一饮而尽后,转身对所有人行跪拜之礼,叫道:“我王家必定子孙繁茂,万世永昌。”

“谢夫人吉言,恭送夫人。”所有人再次对阿霞磕头。然后,一直等阿霞走入庙里,躺在早已准备好的王世华灵柩右边的那副空棺材内,才起身……就算阿霞自愿殉葬,可她毕竟是小妾,棺材依然只能在王世华灵柩的右边,左边是大‘妇’的位置。哪怕她如此,也不能坏了这规矩。

……

果然如王世华所料,他的灵柩下葬后不久,族中就开始有了对于王年篙这个小家主的不满之声。

在何梅的建议下,张翠云于7月2日,亲帅两万大军,以‘为滚石岗那十位勇士报仇’的名义,夜袭赵家寨,杀了赵天明全家,随即,将赵家寨一把火烧光。而这次夜袭,是在赶死之士的全力配合,以二狗子等王世华身前的护卫为先锋。从而,不仅向族中身怀异心者证明了王世华虽死,余威仍在。不仅算是完成了王世华身前的誓言,也用这种血淋淋地方式,一举力压住所有的反对声音。从此,再无人敢反对王年篙当家主。

……

何梅真是一代智者,‘女’中诸葛。

1950年,解放军刚进入湘西时,王家全族,甚至是整个江‘阴’县的百姓,出于对解放军及其政策的不了解,都在等待张翠云的态度,而张翠云也已做好了抵抗的准备。最后,张翠云却选择了和平起义,这里面因素众多,可何梅在里面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

但张翠云的‘性’子决定了她不可能事事都听何梅的,在目光深远上也比不了何梅。

抗美援朝时,肖仁义两兄弟主动为国家捐款了一架战斗机,这里面就是听从了何梅的主意……关于这两件事,王世华的大‘女’儿王金翠‘女’士一口咬定,笔者只是复述。

湘西解放后,何梅离开了王家,出家当了‘女’道士,潜心礼佛,于2000年4月中旬,无病而终。

……

和平起义后,在彭书宽的动员下,在张翠云的鼓励下,保靖团数百‘精’锐参加了抗美援朝。其中,二狗子在1952年冬天,伏击敌人时,壮烈殉国。十天后,二虎和王二林在另一战场上双双阵亡。

杨三丰自知在四姓大战时杀人过多,保靖团投降的前夜,失踪……

……

解放后,铁牛被推举为王家坪大队的大队长。忠心耿耿的他,于1971年3月22日病逝在家中,临死前,还特意嘱咐家人要照顾好张翠云母子。正是在他的庇护下,张翠云母子才在他死前都沒被批斗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哪怕在三年***的时候,不会农活的张翠云母子四人,却沒有挨饿,这里面,铁牛的功劳最大,因为他宁愿自己一天只吃两个红薯,也要把分到自己家的粮食送给张翠云母子吃。甚至,在实在沒有粮食的时候,在老婆的建议下,他敢找借口‘私’自动用公社的粮食接济张翠云母子……要知道,当时的环境里,敢这么干,轻则坐牢,重则枪毙。

……

和平起义后,按和谈的条件,王家‘交’出了所有田土,但张翠云及其姐妹孩儿,都一直住在老司城的王府里。直到1956年,张翠云主动‘交’出了所有财物,搬出了王府,回到王家坪居住,张淑华和小梅也各自回到了娘家……

王家的财富到底有多少,谁也不知道,但根据很多老人回忆,当时,仅从老司城王府里搬出來的财物就用二十辆马车整整运了三天三夜,还不包括粮食之类的东西……有人悄悄地粗略的统计过,据说,最少得一亿五千万大洋,,按现在的等价‘交’换,怎么也不会少于四百亿。

而划分成分时,王家族人,最少也得是个富农,多半都是地主。从而造成了巨大的轰动,不得不特事特办,对王家的农户提高划分比例的要求,在别处是地主的身价,在这里最多也就是个中农。由此可见,王家全族当年是多么的财雄势大。

……

张翠云于1979年,因肺癌病逝于家中。

五十年代末,张翠云坐过牢。在这期间,王金翠找食物的方式很特别:每天早上背着个大背篓出‘门’,找了点猪草遮盖住背篓,然后,把背篓往大街小巷随便一个地方一放,等她晚上小时回來后,背篓的猪草下面总能有几碗带‘肉’的饭菜,无论刮风下雨,从未落空过……这可是真事,很多老人至今健在,都可以证明。每当说起这事,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笑了起來。

……

2009年7月3日下午四点三十三分,王金翠‘女’士病逝于江‘阴’县人民医院……嫁于向家,神四‘女’一儿。

说实话,看着王金翠‘女’士咽下最后一口气,我脑子里猛地出现一个奇异的感叹:一个曾经风光无限的世家大族,永远的结束了。

……

2007年秋,王年篙病逝于怀化市人民医院……他所娶的妻子是向鼎天的大夫人所生的唯一一个‘女’儿,生两男两‘女’。

……

王世富在解放大湘西时,带着家眷及王世贵等王家一些重要人物,去了台湾。至今未回……

应王金翠‘女’士的要求,笔者也在此呼吁,去了台湾的王家亲人,请快回來看看,祭奠一下祖先。(真实情况:老三和老六,,也可能是老九,是直接从黄埔军校送到台湾的。)如今,王世华跟张翠云的孩子中,就只剩下老幺还健在,身体却不怎么好……本书故事虽然有所改动,但很多事你们应该熟悉,也应该给你们的后辈讲过。同时,特别提醒:别的名字都是化名,但张翠云和王金翠这两人的名字却是实名,一听便知。

……

以上都是采访所得,至于沒有表述到的人的最终结果,因力求真实,不好编造,在此,只能表示歉意。

(歇笔,心头长长地松了口气之余,却老觉得有很多遗憾……不管如何,也算是对王金翠‘女’士生前的嘱托,有所‘交’代,但求安心。同时,在此,本人特向所有为中华民族的自由、强大、誓死不当亡国奴而奋斗的先烈们,表达最为崇高的敬意。)

2015年12月23日,凌晨两点正,于江‘阴’县家中完笔。

对夜一叹,得失一笑。全书,,完。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