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:后卿请宴(1 / 1)

迷神引 卷耳公子 5642 字 3个月前

阳光暖透玄都城,里面的丝竹罄钟,欢愉之声溢满了空气,随着风飘散在外。

后卿为羲和准备了一袭宝蓝色的银纹绣撒罗月华裙,她本就肤若凝脂如白玉,越发衬得肌肤细腻白皙。她的长发披在肩上落在腰间,她去除繁复华丽的头饰,只在鬓间别了一支简单的银制碟翼步摇。

她斜倚在地上的软垫上,一个小巧精致的酒杯被她握在另一只手里,她的腰间系着的禁步由半圆的精雕玉佩和蓝色渐变的流苏组成,长长的流苏和着玉珠垂下。羲和眉间画了落梅额妆,她浅浅一笑,本就精致的脸庞,更显妖媚倾城,绝世之姿。

奏乐还在继续,羲和的手指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点在酒杯上。后卿则是端端正正地坐在她的右下方,偶尔小酌一口美酒,时不时地瞥一眼上方的人。见羲和心情似乎很是愉悦,他冲身后的魑魅魍魉微微点头。

两人意会,随后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。

“神主对臣今日的安排可还满意?”后卿笑着问。

羲和放下酒杯,含笑着说,“你费心了。”

后卿招来两名侍女在身边一左一右服侍,她们分别依偎在后卿两侧,娇羞着道,“阁下请喝酒。”

羲和见此,戏言着附和,“是啊,美人之酒,不容拒绝。咱们的后卿阁下可不能失了君子气度。”

后卿点点头,他张开双臂一把将两个美人儿揽在怀中,“神主,臣认为世间的男女之情,云水之欢是最美妙的。臣,今日也为神主准备了一份大礼。”

话音刚落,魑魅魍魉两人一身黑衣走在前头,身后跟着四位男子。

第一个男子,身穿白衣,黑发束起,面目清冷。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疏离。

第二个男子,头戴白玉长冠,穿着墨绿窄袖织纹长衫,一副书生模样的打扮。看起来十分斯文,是民间戏文里富有才识的读书人。

第三个男子,一身戎装,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改过的衣服,没有战场上那么厚重,那上面的麒麟之图看上去仍旧是威风凛凛。

第四个男子,他的头发披散着,看似随意,却梳得很柔顺,并不杂乱,反而给人一种美感。他的肤色很白,却穿了红色的对襟长袍,腰间的带子系得很松散,露出了黑色里衫。他脸上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,比女子还要妖。

魑魅魍魉与这四人纷纷向羲和行礼。

“属下”

“白玉”

“柳竹”

“萧峰”

“穆慈”

“拜见羲皇神主!”

羲和的目光扫过去,对于后卿此做法的目的心中已经了然。可她并不动怒,若她是后卿,恐怕不会只是塞几个男人来而已。她半坐起来,看起来兴趣十分浓厚地问,“魑魅,你都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些公子?”

“回神主的话,他们都是属下奉后卿阁下之命在六合各处中精心挑选的。诗词歌赋,吹笛抚琴都是一等一的好手,皮相也是极好的。希望他们能合神主之意。”魑魅抱手,笑吟吟地答。

“哦?”羲和转转手中的酒杯,轻启朱唇,“诗词歌赋,吹笛抚琴都会?”

“是。”魑魅点头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便露两手。”羲和手指轻轻一点,一琴一笛已然整齐地摆放在案几之上。

四人对视一眼,着白衣的白玉主动走向放琴处,着戎装的萧峰那个男子拿起了笛子。书生打扮的柳竹说,“琴、笛相和,不如由柳竹为神主吟唱诗歌,以此助兴。”

羲和点点头,默许了柳竹的请求。

一切准备就绪后,白玉手指滑动,如流水般连贯的琴音从他指尖传出。笛声紧随其后,悠扬响起。琴与笛完美结合,给人以大漠的浩瀚之感,又给人夜的静谧。前奏响过,琴声渐强,笛声渐弱,若有似无。柳竹吟诵的声音骤然响起,他的声音多变,时而柔情似水,时而激昂慷慨,时而低吟,时而高唱……

羲和听得认真,穆慈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走到羲和身后,在她后边轻轻地唤了一声,“神主。”

羲和蓦然回头,却恰好撞在他的胸膛上。穆慈笑笑,“神主这样坐着十分费力,不如靠着我?”

右下方一道炽热的目光看过来,羲和笑着未语,背过身去接着欣赏其余三人的表演,身子却是实实在在地贴在了穆慈身上。

后卿搭在美人肩上的手紧了紧,他眼中隐隐有些怒火,这些人碰触到她,让他觉得他们玷污了他心中的神砥。他不甘心却又无法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醉卧在别人的怀里,并且那些人还是他自己亲手奉上的。

羲和目光流转中有着恰到好处的娇媚,她像是十分喜爱这样的笙歌燕舞,看上去有些迷醉。只是在这样的时刻,她的身上依旧带着危险的信号,犹如一个蓝色妖姬,美丽而不可靠近。

一曲终了,众人尚在回味之中。白玉三人纷纷向羲和行礼,道,“在下献丑了。”

“冉姬,给他们看座。”羲和吩咐,随后说道,“你们这样的技艺着实是好,本皇甚是喜欢。”

后一句话虽是羲和称赞表演的三人,可她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白玉身上。

“神主,喝酒。”穆慈右手拿起酒杯送到羲和唇边,羲和配合地微微前倾,喝下他喂的酒。羲和看看不知不觉环上腰间另一只手,笑得颇有深意,她伸手握住穆慈的手,含情脉脉地看了他半晌,随后温柔地推开穆慈。向白玉走去。

白玉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阳光透进来打在他身上,与子扬竟有六七分的相像。羲和看着他,就好像见到了季子扬一样。自上次灵虚秘境一别,她再未见过他,对他甚是想念。如今见到个相像的,总归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羲和并不知道其实白玉就是后卿照着季子扬的模子找的。不知道怎样的男子才能吸引住她,为了以防万一,后卿才特意找来了白玉。当他看到羲和离白玉越来越近时,他的心也揪到一起。

后卿微叹。她一贯喜欢这样的人,像季子扬这样的人。清冷高贵,远离尘世,淡漠疏离。

羲和看着白玉,她惊奇地发现白玉的身上竟有和他相似的香味,不过更浓郁些,倒像是特意熏上去的。她慢慢地俯下身子,两只手绕在白玉的脖间,娇笑着说,“你叫白玉?不知怎的,本皇看你尤其顺眼。这该如何是好呢?”

她对他吐气如兰,白玉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,他的耳朵渐渐发烫,局促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只是把手轻轻搭在羲和的腰上。

羲和的身体猛然一震,白玉的手很烫,隔着衣服她也能感受到他炽热的温度。羲和对着他的唇小鸡啄米似的点了一下,然后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喃喃自语。

“寒玉无心。你是热的,玉是冷的。你不是玉。”

“你像他,又不像他。”

“总归你不是他。”

……

白玉有些茫然,“神主在说什么?”

羲和突然站起来,眼神里的惆怅早已不在,她的食指勾住白玉的腰带,慢慢地将白玉从座位上拉起来。动作带着丝丝挑逗的味道。白玉的心颤了颤,他突然变得大胆起来,迎上羲和灼灼的目光,脚步不知不觉地就朝她迈近。

后卿见此,正欲挥手将众人退去。忽地门口大风狂作,风沙迷乱人们的双眼。此时一道银白色的影子从门口闪过。

勾住白玉腰带的手忽地被来人紧紧抓住。羲和看着来人,微微有些怔了。

“这就是你说的”

“相信你?”

季子扬怒极。

羲和放开腰带,恍惚回神,“嗯?”

季子扬拉住她的手稍一用力就将她带入怀里,他的另一只手把她的头强行摁在自己的胸口上贴着。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声音说,“你要我等你,是等你回到玄都宠幸完这些男宠,再回来找我么?”

后卿见势不对,立刻起身,“拜见灵王。”

“后卿,你们退下。”羲和终于反应过来。

后卿颔首,“是。”

临走时,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羲和。

白玉也跟在他身后幽怨地走了。

人走完了,殿内只剩下他们二人。

季子扬怒气未减,试问满心欢喜着去见一个人,见到的时候却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在引诱着别的男人。谁不动怒?他继续说,“解释。”

“解释?”羲和反问,“你吃醋了?”

“是,我吃醋了。你同我成了亲,我们又已经圆房。你自然应当负起责任,把你的后宫男宠们统统都给……”

“都给什么?”

杀了,有点残忍。季子扬憋了半天,终于吐出一句话,“送到凡间当太监。”

羲和咽了口口水,干笑着说,“此法,略残忍。”

季子扬不撒手,也不接话。

从未见过这样小脾气的他,羲和无奈地笑笑。她无意间抬头时发现季子扬的耳垂小巧可爱,很是喜欢。她踮起脚,忍不住亲了一口,又轻轻咬了一下。

季子扬的脸色由铁青唰的一下变红。

他,这是害羞了……

羲和干脆再一偏头,亲了亲他的脖子。

季子扬忘记了来的初衷,一把抱起她,朝里间走去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