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签文(1 / 2)

剑来 烽火戏诸侯 13754 字 10天前

年轻道士和黑衣小姑娘端来茶水,他们也不占位置,去竹椅那边坐了。

刘飨与他们道过谢,喝上了热腾腾的茶水,吹一口气,抿了一口,一只茶碗的水面,宛若一把小镜。

如果说天文是神灵留给人间的一部无字书,那么此刻桌上,碗内微漾的水文,恰似世间的人事痕迹。

陆神内心惴惴,借书?怕就怕郑居中有意含糊其辞,实则是来此借命,“借道”。借我的书,来杀我的人,窃我的道?

如今落魄山中,不就有一位喜欢跟道友“借取道号”的人物?白景身负三十多条“彻底断了香火”的道脉,如何而来?陆神不得不承认,跟郑居中斗智斗勇,斗力斗心,都无半点胜算可言。暂时还有许多修士不曾察觉某个可怕的真相,如今数座天下,或者干脆说整个人间,唯一能够约束郑居中的存在,当真就只有必须待在天外的礼圣了。此外例如余斗?蛮荒斐然?所以陆神当下唯一的依仗,就是郑居中过于“非人”,一举一动,反而都会

被文庙盯着?

郑居中径直说道:“不必多想,就是字面意思,我要跟你借那部地镜篇。”

陆神疑惑道:“郑先生学究天人,竟也对此书感兴趣?”更何况,如果郑居中真有心查阅此书,以他的修为,陆氏家族的术法禁制,挡得住他?陆神就算明知禁地遭了贼,估计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郑居中悄然翻

书去了。

郑居中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茶水,斜眼陆神,“真当我不清楚,地镜篇有三本?”陆氏家族的一部地镜篇,原始版本是一本,勘验过资质和道心的陆氏嫡传弟子都可以读书,当年经由陆神完善过后、有所增补、亲笔批注极多的,是第二本,只有一些祖师、功勋才有资格翻阅,而陆神本人,就是第三本。前两本地镜篇的所有内容,郑居中早就烂熟于心,陆尾之流,对地镜篇的理解和造诣,肯定还不如

郑居中这位外人,道上相逢,谁指点谁还不好说。

陆神深呼吸一口气。

刘飨清楚一事,邹子确实在功德林待过一段时日,文庙专门为他大开方便之门,邹子得以逐渐精深阴阳五行学问。被誉为群经之首的一部大书,它还有两部辅佐经书,如“翼”。一部放在功德林麟台,由经生熹平保存。一部被陆氏珍藏在天台芝兰署。陆神作为名正言顺的家主,近水楼台先得月,得以延续前人道路,钻研此书,道力精深,最终衍生出地镜篇一支学问。此书以艮卦作为起始,天地变化,人生命理,如山绵延,全是来龙

去脉。

天都峰对落魄山。

桐叶洲北部的金顶观,则对应落魄山下宗的青萍剑宗。数千年以来,邹子天陆氏地,各占阴阳家半壁江山,证道飞升之初,陆神踌躇满志,心比天高,等到一颗道心“碰壁”之后,依旧没有彻底灰心,想那阴阳五行之

道,如此宏大宽阔,就算你邹子不肯让道。天无绝人之路,我陆神绕道而行,不与你作独木桥的大道之争,另辟道路,总该有一线合道机会?

于是陆氏家族就有了地镜篇。既然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,人定胜天。

又既然命名为地镜篇,枢纽自然在“地”在“镜”。

所谓地镜,地之积水,倒影其中,可以观人也可以观己。

桌上的一碗水可以是地镜,邻近的一座还剑湖当然更是。

不得不承认,正是在陆神手上,将地镜篇推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。

郑居中要与陆神所借之书,正是这部作为陆神大道根本的地镜篇。刘飨缓缓道:“艮卦与乾卦类似,都是主卦客卦相同。艮,兼山,不似两条江河有可能汇流合一,既有的两山,注定成不了一山,但是主客两山,可以相互影响,也必定会有所交集。假设陆氏选定了艮卦,陈平安先选落魄山,陆神再选天都峰,就是定局。那么两山之主何时见面、如何交涉,怎样更加行止得当,就成了双

方学力高低、城府深浅、成败与否之关键所在。”

“所以说允许你登岸宝瓶洲,进入旧骊珠洞天地界,本就是崔?的预设,至于跟你聊陆氏押注宝瓶洲一事,他故意逗你玩的。”

刘飨双手笼袖,靠着椅背,微笑道:“艮其背不获其身,行其庭不见其人,无咎。”

听出了点苗头,魏檗问道:“刘先生,按照卦语解释,陆氏为何不直接将落魄山东边的天都峰,换成北边的灰蒙山?岂不是更契合‘艮其背’一说?”

陆神面有苦涩,轻轻摇头道:“灰蒙山底子太薄,道气浅,山头也矮了点,我不适合在那边待着。”

本来以陆尾的境界修为,倒是合适在灰蒙山开辟道场,但是骊珠洞天破碎落地,已然道心受损的陆尾决计是再不愿多待片刻了。再加上真名陆绛的皇后南簪,确是一枚极为关键的棋子,家族便让陆尾去大骊京城为她护道一程,等到“宋和”登基称帝,南簪顺势成为一朝太后,“宋睦”就藩于

陪都洛京,陆尾就算将功补过,只需要再跟陈平安见一面,就可以返回家族。

就如刘飨先前所说,涉及大道性命和家族兴衰,陆神哪敢随随便便系于一身担当之。

不过选址天都峰,也不是全无好处,反而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妙处。陆神求的就是行止得当,动静合宜,其道光明。“一直没有去动泥瓶巷的祖宅。得了拳谱,用心习武,练拳吊命,可不就是所谓的带病延年。不贪财,喜欢当那善财童子。不肯在背后说他人的是非……林林总总

,严丝合缝,竟然都是得当的。”

说到这里,刘飨笑问道:“算不算是天命所归?”

郑居中淡然道:“我们坐在这里,算不算天命所归?即便命由天定,仍是福自己求。”

刘飨说道:“六四爻转卦五六,下艮上离,互为综卦。外出远游,如山中燃火,向前蔓延,因此羁旅匆匆,着急赶路,可保家宅平安,姻缘婚嫁……倒是一般。”

“书简湖,九三爻,宛如人身,气血不通。”

“所以说他是自讨苦吃,不冤枉陈山主。”

魏檗突然问道:“桐叶洲选择开凿大渎,是陈平安对九三爻的一种解卦?”

刘飨点头道:“差不多。”

魏檗继续问道:“一般而言,衙门与山墙都可以作艮,那么?”

剑气长城,万年以来就是两座天下的兵家必争之地,前有陈清都领衔的剑修,蛮荒妖族到此止步。陈平安作为末代隐官……刘飨自顾自说道:“六五爻,以外乡剑修身份,入主隐官一脉剑修的衙门所在,避暑行宫。剑气长城当然极长,故而能够转入巽卦,得以转五十三卦,风山渐。等

到剑气长城断为两截,独守城头,退转艮卦,上九,敦艮之吉,以厚终也。”

陆神冷不丁说道:“魏神君,别忘了,除了墙与衙门,还有书院、学塾的讲台。”

魏檗微微皱眉。

陆神嗤笑道:“魏神君不会真以为陈山主在玉宣国京城假冒道士,帮路人摆摊算命,是闹着玩的?”

哪怕与邹子是大道死敌,陆神作为旁观者,都要替邹子说句公道话,不针对陈平安,还要针对谁?!

邹子心中有大忧虑!

如果说大修士念头一起,天地就要还以颜色。那么大道无私,陈平安给予人间的所有善意,有朝一日,天地是不是要归还!

陆神也想用某种方式,学那绣虎挽天倾。

陆神忍不住问道:“这些都是绣虎的算计?都是早早被他算准了的?”

只说大骊朝廷与落魄山,属于阴爻对阴爻。虽然对立,只是所处位置使然,但是没有直接冲突,因为有崔?担任居中调和之人。等到崔?离去,陈平安跟陆尾,还有南簪,在那大骊京城皇宫再次重逢,就成了阳爻对阳爻,生日是五月五的陈平安,在那九五之尊坐镇的皇宫,双方没有彻底

翻脸,砍“陆绛”的脑袋,算轻的了。

刘飨摇头道:“下棋又不是打谱,人生也不是下棋。千谋万虑,不如当时,智深勇沉,也要看运。崔?有很多失算的地方,但是很快都被他修正了。”

对崔?而言,若是山上的传道护道,只是传下几句真言,赠予几部功法秘籍,赐下几件法宝,那入山求仙一事,也太容易了。

追求无错?就有了任你千方百计万般补救仍是个错的书简湖。

万般皆错?又有了龙宫洞天之内火龙真人的那场一问再问,直至问出了个我与我周旋久的答案。

对错明了,就能心定?年复一年,独守剑气长城、看不见明天如何的滋味如何?郑居中以心声说道:“我在蛮荒期间,对地镜篇做过一番推演,只能算是小有心得,对付寻常的飞升境,绰绰有余,凭此道法,不耗精神,不损道力,只需要给我百来年功夫,可以杀人于无形。但是想要在短时间之内针对一位十四境,是痴人说梦。尤其对方还是一位最为熟稔光阴长河的异类。所以就需要被你藏私的这部

地镜篇。”

陆神毕竟是陆神,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,“明摆着是劫道,何必说借书?”

涉及自身的大道根本,郑居中所谓的借书,与翻检道心无异。以郑居中的心智,相信他只需看过了书,他就会比自己更像真的陆神。

郑居中微笑道:“至少好听些,不是吗?”

陆神哑然,心思急转。郑居中说道:“又不是买卖,何来的报酬。做做样子,要我发个誓,保证未来不妨碍你的合道,好让你心里好受些?我却懒得如此作为。至于说要我保证,将来照

顾中土陆氏一两次,做那扶危救困的勾当,免谈。”

陆神伸出手指,指了指天幕,“郑先生终究还是十四境,时下当真能够为所欲为?”

郑居中说道:“那我可真就要杀人借书了。”

借书杀人,是杀别人。杀人借书,杀的可就是陆神你了。

陆神摇摇头,眼神凛然,“我赌你不敢。”

心中默念礼圣真名。

得罪了郑居中,成功合道之前,躲在中土家族是不济事的,那就躲去文庙功德林,大不了跟刘叉做个伴,潜心修道百年千年……

刘飨眼神怜悯,提醒道:“陆神,难道礼圣的真名叫郑居中么?”

陆神恍惚,脸庞扭曲起来,道气涟漪阵阵,晃了晃脑袋,一颗道心巨震不已,差点破功,就要对郑居中破口大骂起来。原来自家心神之内,已经被鸠占鹊巢,如一栋宅邸被巨寇强取豪夺,原本一尊纯粹无垢的心中法相,不知何时,变幻成了“郑居中”的模样,而“礼圣”便与“郑居中”挂钩,至于礼圣的真名,叫什么来着?陆神这尊法相巍峨的“五彩心神”,好似一幅壁画,逐渐被涂抹成了黑白两色。陆神艰难维持一点真灵,心急如焚,心

相天地,呈现出大火燎原之势,宫阙、草木和人物、文字悉数燃烧起来,化作灰烬的,全是陆神的道行。

“郑居中”自言自语道:“都说我是魔道,我也从不否认,难道你陆神偏偏觉得我是正人君子?”

陆神施展出十数种秘不示人的术法神通,悉数被“自己”在举手抬足之间一一摧破,轻松化解。

那“郑居中”犹然在陆神心口上撒盐,法相一双眼眸熠熠光彩,“真是开卷有益。再过几年,‘我’必然可以合道成功。”陆神竟是没有丝毫求饶的意思,就要舍了大道性命,运转起一门压箱底的远古神通,也要将郑居中拉下水,只见一座心相天地之内,出现了一座用以祭祀的古老高坛,陆神真灵,变成了一位升歌道士装束、脸上涂抹颜料的少年,渐次登高,陆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少年变作郑居中,神色狰狞,以古语开始大声咒

骂天地尊神,用上了最恶毒的内容,每登高一个台阶,陆神的眉眼开始化作一缕缕劫灰,四散飘零,心中却是快意至极。

陆神亲眼见到那“家贼郑居中”,被殃及池鱼,惹来远古岁数里高位神?的震怒,天幕轰然崩裂,出现一条剑光,降下火雨……

天地就此破碎,大道就此断绝。

至此郑居中便要被那份“天厌”如影随形,去合道你的十五境?!最终“少年”怔怔,长久沉默,不知作何感想,抬起一条正在化灰飘散的手臂,好像要擦去脸上的颜料,自懂事起,他就不喜欢当什么万众瞩目的升歌道士,更是极度厌烦祭祀天地的那套繁文缛节,下辈子……没有下辈子了,陆神神色洒然,站在原地,抬起手掌,轻轻挥动那些灰尘,笑言一句郑居中是真魔头,临了再骂

一句邹子狗东西。

就在此时,背后传来一个刺耳的嗓音,“果然如你所料,陆神确实舍得一死了之。”

第二个更加可恶的嗓音响起,“所以说我对陆神评价不低。”

刹那之间,天地与细心悉数“物归原主”,陆神呆坐原地,当真是一境之差,就有天壤之别?

刘飨笑道:“要做到这一步,郑先生也不轻松,比较费劲了。”

魂不守舍的陆氏家主,道心很快就恢复平静。

郑居中望向刘飨,提议说道:“上山看看,随便逛逛?”

刘飨似乎有些犹豫,陈灵均好客,忙不迭蹦出一句,“来都来了,不差这几步,是也不是。”

刘飨略作思量,点头笑道:“好。”

一旦起身离开桌子,抬脚跨过那道山门牌坊,这就是万年以来,刘飨第一次真正涉足宗字头仙府。

走过牌坊之前,郑居中问道:“想好了没有?”

陆神黯然道:“难道有的选?”

郑居中说道:“有,真死一次。”

陆神差点就要再次道心失守,对郑居中破口大骂起来。郑居中说道:“要不是当年你曾私底下找到那位家族长辈,想要代替他算那一卦,我今天就会提前现身,去天都峰找你借书。当年我跟崔?讨论合道一事,有几个备选的可能性,例如炼明月为梳妆镜,搜集人间所有的影子。不然你以为白帝城琉璃阁炼制出售的大量梳妆镜,就为了挣点钱?不过崔?觉得这些路数,气象依旧不够,终究有几分旁门左道的嫌疑,跻身了十四境之后,容易鸡肋,反成掣肘。他建议其中一条道路,就是不如将中土陆氏最有希望合道的陆神给鸠占鹊巢了

,也就是你前边说的‘劫道’,我当时觉得此举把握不大,崔?却说他可以让你主动离开家族和中土神洲。”

陆神听得头皮麻烦,咬牙切齿道:“你们就不考虑此举是否僭越,中土文庙会不会追究?”

陆神恍然道:“是了,你果然是一位卖镜人,更是鸠仙一脉的祖师爷!”

被视为歪门邪道的卖镜人早在上古岁月就已出现,但是同样隐蔽的鸠仙一脉,却是约莫三千年前开始现世。

郑居中说道:“好个‘果然’。”

陆神感叹道:“果然是魔道。”

路上,有一位女子走桩下山。

岑鸳机犹豫了一下,还是停下脚步,靠边站,也不与他们打招呼,等到他们继续登高,岑鸳机才继续练拳。

期间郑居中看了眼她。

方才岑鸳机也看了眼一身雪白长袍、极为惹眼的中年男子,她有些心神不宁,晃了晃脑袋,总觉古怪,压下些许心绪涟漪,可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眼那个背影。

更高处,掌律长命在神道上边现身,还带着个耷拉着脑袋的白发童子,往山门那边拾级而下,迎面走向郑居中他们一行人。

长命以心声轻声提醒道:“箜篌,快步跟上,不要怠慢了那两位贵客。”

白发童子埋怨道:“我不是已经跟小米粒报备告假了么,反正有掌律亲自待客,已是天大的礼数了,不差个编谱官露不露面。”

长命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事后再跟你解释。”先前岁除宫吴霜降访山,私底下找到她,自报名号之外,还说郑居中如果在山门止步,她跟箜篌就不必出现,如果郑居中登山,她就捎上箜篌一起去见见。至于

为何见面,见了面如何作为,吴霜降都没有任何提醒,连半点暗示都没有。

刘飨与那掌律长命点头致意,再望向那个白发童子,看似随意询问一句,“敢问道友,何方人氏?”

白发童子本就神色萎靡,见着了刘飨和郑居中,更是如临大敌,病恹恹的,至于要求他们录名在册一事,更是全无胆识。陈灵均就奇了怪了,自家编谱官平时挺活泼啊,怎的见着了两位读书人,便如此提不起劲,见白发童子始终不搭话,那个姓刘的书生又是个较真的,就站在原地等着答案,陈灵均见气氛尴尬,生怕外人误会,将白发童子当做那种眼睛长在眉毛上边的宗门子弟,他便自作主张替编谱官回答一番,“刘先生,这位箜篌道友,

如今是我们落魄山的谱牒修士,户籍就在处州槐黄县。”

刘飨微笑道:“箜篌道友,当真如此?是我们浩然人氏?”

郑居中神色玩味。

白发童子抬起头,她看着那个让人敬畏的存在,威势犹胜先前的纯阳道士,她不明白他为何要在这种小事上揪着不放。不过某种意义上,岁除宫吴霜降的“前身”,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浩然修士,而且还是武庙陪祀之人,她就当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,无精打采道:“当真如此,景

清说的都是大实话。”陈灵均偷偷朝白发童子挤眉弄眼,你前不久还是不记名的外门杂役弟子,亏得上次霁色峰祖师堂议事,刚刚变成谱牒录名的内门弟子,算是转迁“升官”了,不然

我如何跟外人解释?哈哈,落魄山唯一的杂役弟子?当然,落魄山内门弟子,依旧独一份的。

长命笑眯眯道:“落魄山的祖师堂谱牒,县衙的户房档案,都能查得到。”

魏檗如释重负,忍不住喜逐颜开,伸手摸了摸陈灵均的脑袋,好家伙,终于做了件功德无量的正经事。

陈灵均立即不乐意了,一甩脑袋,没大没小!

刘飨盯着那头化外天魔,微笑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魏檗实在是心中畅快,轻轻一拍青衣小童的脑袋。还来?陈灵均蓦然瞪眼,我那世侄与他朋友在场呢,劳烦魏兄给点面儿!

只是陈灵均难免在心里边犯嘀咕,这位刘先生莫不是在某国郡县的户房衙门当过差?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