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卫尊(1 / 1)

万相之王 天蚕土豆 4499 字 25天前

“挑战卫尊?”

当李惊蛰听到这话的时候,也是忍不住的愣了愣,然后笑道:“倒是好大的野心,好强的自信。”

“我喜欢做有挑战的事情。”姜青娥迎着这位双冠王的眼神,平静的说道。

而且,如果她能够成为卫尊的话,应该就是龙牙卫中话语权最强的人,那么到时候李洛做什么事,也能够无所欲为,无人钳制。

“你虽然铸就了“十柱金台”,但也莫要小瞧了他人,李佛罗乃是四品封侯后期,自身底蕴手段皆是极强,如果你能铸就第二座封侯台,或许胜算会大许多。”李惊蛰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,若是旁人说要以一品封侯去挑战四品封侯,恐怕他会觉得其不自量力乃至于狂妄,但姜青娥的确拥有着无双天资,她有着这份狂妄的资格。

只是,一品与四品之间差距太大,那是下品侯与中品侯之间的差距。

这份差距,没那么容易弥补。

“而且你毕竟是新来,没有足够的声望与底蕴,这种情况下即便你真的打败了李佛罗,那也难以令得下面的人齐心,相反,说不定还会引起人心浮动,影响龙牙卫内部的平衡。”李惊蛰劝说道。

他并非是不乐意见到姜青娥成为龙牙卫卫尊,只是“界河域”内凶险万分,龙牙卫若是过于动荡,那并非是好事。

李洛闻言也是连忙点头,道:“青娥姐莫急,以你的本事,稍加蛰伏,那卫尊之位必定是你的。”

见到两人都是这样说,姜青娥也就微微颔首,不再坚持。

不过虽说没必要这么快就抢夺那位卫尊的位置,但为了之后能够让她和李洛避免一些没必要的麻烦,或许还是可以试试那个李佛罗的水准。

大概那位如今还坐镇龙牙卫的李佛罗难以想象,这边这个还没加入龙牙卫的新人,已经在开始想着如何觊觎他的位置了。

别人都是杀鸡儆猴来立威,但姜青娥更直接,她打算杀虎儆猴。

“对了,爷爷,还有红柚堂姐的事。”李洛笑着指了指从进来到现在,一句话都不敢说,显得颇为拘谨,几乎当自己是隐形人的李红柚。

而李红柚听到李洛提起她,顿时双手都紧张的握了起来,眼睛都不敢看向李惊蛰,她以往在龙血脉时,也就远远的见过龙血脉脉首几面,而在这些脉首面前,即便是她那位父亲,都是恭敬小心。

她明白此时自己能够坐在这张桌子上,还有幸吃到一位王级强者亲手做的饭菜,这也完全是因为沾了李洛的光而已。

同时李红柚也知道,她能否进入龙牙卫,也全要看李惊蛰的意思,如果他不同意,那么龙牙卫也就与她无缘,缺少了这层关系,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完成心中对母亲的承诺。

没有这层势,即便她身怀下九品的“赤心朱果相”,那对于庞大的龙血脉而言,依旧没有任何的威胁。

李惊蛰的目光投在李红柚的紧张的脸颊上,道:“你是龙血脉李元镇的孩子?”

李红柚赶紧点头。

“李元镇生性风流,妻妾成群,的确是个凉薄之人,你是李洛带回来的,那么以后自然就是我们龙牙脉的人。”李惊蛰淡淡说道。

听到这简单一言,李红柚眼中忍不住的浮现出激动之色,因为这代表李惊蛰并不在意她以后可能会带来的那些风波。

而她成了龙牙脉的人,自然也不会再惧怕李元镇。

“你此次就随李洛他们一起进入龙牙卫吧。”李惊蛰说道。

“多谢脉首!”李红柚恭声道。

然后她又是看向李洛,轻声道:“多谢李洛学弟。”

她最是清楚,素来以严厉冷面着称的李惊蛰会这么好说话么好说话,全然是因为李洛的面子。

不然她这种带着麻烦的人,龙牙卫未必会接收。

李洛冲着李红柚露出微笑,安抚她激荡的情绪。

“你们去了界河域,也需要谨慎一些,那里局势极为凶险复杂,即便是封侯强者也随时有着陨落之危,绝非你们此前所经历的那些历练可比。”

“界河域颇为特殊,天元神州各大势力都在其中设有驻点,从某种意义而言,这也是一道守卫天元神州的屏障,如果没有这些屏障阻截,异类恐怕就会顺着界河,侵入天元神州,造成规模庞大的“异灾”。”

“这种情况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,造成了极为恐怖的伤亡与破坏,所以各大势力都时刻警惕防范。”

“不过好在界河难渡,越是强大的异类,就越是难以渡河,否则此处将会成为异类进犯的主要战场。”李惊蛰说道。

李洛三人皆是认真的点头应下。

反正李洛此次前往龙牙卫,最大的目标就是让自己尽快的突破到封侯境,彻底的将那悬在头顶的寿命期限给化解。

“界河域内具体的情况,等你们去了后,自会有人更为详细的告知你们。”李惊蛰说到此处,顿了顿,突然对着李洛,姜青娥说道:“你们二人,还只是有了婚约,并未举办大婚吧?”

这突如其来的转折,直接让得李洛与姜青娥愣了数息。

李惊蛰见状,苍老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笑意,道:“那要不要在龙牙脉,把婚事给办了?”

李洛哭笑不得,没想到李惊蛰竟然还要催婚!

姜青娥白玉般的脸颊上也是忍不住的浮现出一抹红润,饶是她性格从容,面对着这种事情还是难免心中羞涩。

她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只能向李洛投去“求救”的目光。

李洛笑道:“爷爷,婚事不急,我与青娥姐情投意合,又不会怕她跑了。”

李惊蛰扫了李洛一眼,还是年轻了,婚约终归只是一份协议,哪有生米煮成熟饭更保险。

李洛又是说道:“而且我们想要等举办婚事的时候,爹娘他们能够在场。”

李惊蛰这才沉默下来,而后叹道:“的确,这样的大事,他们必须在场。”

如今那两人身陷王侯战场,李洛他们却要举办婚事,似乎的确是有点不太适合。

见到李惊蛰将此事放下,李洛与姜青娥方才暗自松了一口气,毕竟他们也都觉得现在不是时候。

“吃吧,这几日多来这里,你走后,我这里又冷清许久了。”李惊蛰说道。

李洛笑着点头,然后与二女又是吃了一些,李惊蛰似乎兴致挺高,于是李洛还陪着他互饮了几杯。

如此待到月色浓郁后,李洛方才先行起身告辞,而李惊蛰也没有阻拦,毕竟他们赶了这么多日的路,也是需要先回去好生休息。

李惊蛰坐在小院中,他望着三名年轻人在夜色中逐渐远去的身影,手指捏着酒杯,眼神恍惚了片刻。

若是当年,他也能如此平和的做上一桌菜,或许最终的结局会不一样吧?

想到此处,他将手中酒杯一饮而尽,发出了一声幽幽轻叹。

李惊蛰将酒杯放在桌上,眼神逐渐的清明起来。

“青娥的天资,似乎是太过的优异,三道九品光明相,这可极为罕见。”

“她也是自幼跟随着太玄和澹台岚吗?”

“还有小洛的天生空相”

李惊蛰眼中沉吟变得愈发的浓烈。

“当年在那无相圣宗的遗迹中,太玄他们,究竟发现了什么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