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千两百五十章 找到你们了(1 / 1)

踏星 随散飘风 3906 字 10天前

如此,两百年时间过去,顺利的没有被主宰找到。

而且由于不断吸收宇宙框架点的力量,让他各方面实力大涨。

体现最直接的就是十二面骰子的数值。

因果达到了五百。

意识还是五百,尽管失去了意阙经,可原本体内意识就磅礴,而意识框架点内的意识也存在,不断吸收下,又回到了巅峰时期。

生命之气也还是五百。虽说吸收了生命力,可后来并没有融入生命之气内,自己体内的生命之力是由活性力量牵动,而非生命力。

生命力融入了身体,惊喜的是增加了力量。

所以此刻,力量也达到了五百这个数值。

这是很夸张的,若非与涅融合,本尊根本不可能拥有如此大的力量,这已经相当于身体蜕变了,不应该属于人类的力量。

感谢生命力。

他知道除了增加力量,还增加了恢复力等等,这些都是无法以数值体现的,但确确实实增加了。

如果此刻再接生命主宰一击,不至于那么狼狈。

光凭力量或许就能撑住一击。

而气运增加了多少没以数值呈现,因为都融入流光飞舞内了。只要他想用,随时可以。

区区两百年而已,各方面增强了很多。

而宇宙框架也坠落大半,接下来他不敢吸收框架点力量了,因为框架点越来越少,再寻找,与主宰相遇的可能性就直线上升。

绝不能冒这种险。

两百年的安然无恙让陆隐想过要不要返回相城。他猜测因为宇宙框架崩溃,主宰想找自己都很难,加上曾经特意在其他方位吸引过主宰,或许返回混乱的方寸之距安全了。

但迟疑了片刻,还是决定不回去。

王文他们的算计让他都有了心理阴影,这些家伙任何一次谋算都可以是亿万年,而非一朝一夕,自己一旦回去,很可能落入圈套。

而自己不出现,对相城也是好事。

虽然有些自大,但陆隐很清楚,没有自己,相城那些人在相思雨他们眼中的威胁就没那么大了。

自己才是他们的目标。

这一日,青云忽然联系陆隐,一直放于至尊山的那枚黑仙狱骨的羽翼,动了。

大地在震动,仿佛是某个巨大生物的在走路,时而奔跑,时而停歇。地面的水流不断晃动,偶尔,水流之上的果树会掉落果子砸在水边,引去一只小鸟艰难的张嘴嘶咬,饿极了的样子。

没一会,果子被吃完,小鸟抬眼盯着果树,颇为期待。

大地再次震动。

果子又掉落了。

小鸟急忙张嘴去接,途中却被一只绿色的爪子接住,小鸟瞳孔转移,看向那个绿色的爪子,顺着爪子看到了一个生物,很高,很大,全身包裹着绿色的皮毛,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。

见小鸟看来,那个绿色生物发出声音。

小鸟眼中闪过厌恶。

那个生物蹲下身,打量了一会小鸟,然后将果子掰开,递给它,并发出热情的声音。

小鸟吃了,吃的很快。

然后那个生物摘下果子又掰给小鸟,如此,一个接一个,一连吃了好多果子,小鸟还是没吃饱的样子。那个绿色的生物还想摘果子,却被另一个更大的绿色生物阻止,那个生物发出的声音带着怒气,似在训斥。然后又看向小鸟,眼中带着威慑。

小鸟低下头,眼中闪过不屑,区区废物种族而已。

就在数十年前,它无意中来到这个宇宙内,本以为可以像以前那般接受这个宇宙文明的膜拜,但不知怎的,莫名的力量降落在身上,让它整个身体产生了变化,就好像时间不稳一般,一会苍老,一会稚嫩,最终变为了刚出生时的形态,掉落在这里,尤其掉落的时候还被一只生物追杀想要吃了它,让它受了重伤。

若非如此,它轻易就能将这个宇宙文明灭掉。

而眼前这两个绿色生物是血缘关系上的父子,大的阻止小的给它吃果子,阻止好几次了,对它们来说这果子似乎很重要。呸,不过是蕴含一点点能量而已。

那个小的绿色生物会偷偷喂给自己吃,吃不吃对自己根本不重要,主要是为了让它们放下戒心,否则一个始终不吃东西的小鸟如何无论都会被注意到。

现如今那股莫名的力量逐渐消失,要不了多久它就能恢复了,到时候这个文明都得毁灭。

时间流转,很快过去数个月,这一日,那个小的绿色生物蹲在小鸟面前不知道说着什么,它眼神还挺纯真。而小鸟时不时抬头看它一眼,很敷衍的样子。

越是如此,这个绿色生物仿佛越感兴趣,认为小鸟听懂了它的话。

可笑,怎么会听不懂,只不过没兴趣而已。

一个低劣的文明罢了,连修炼文明都算不上。

绿色生物不断说着,而小鸟,眼神中的不屑与鄙夷就越发明显,后来还出现了杀机。

渐渐的,那个绿色生物后退,它虽然没修炼,但生物本能让它觉得危险,眼前这只鸟带给了它毛骨悚然之感。

一声鸣啼响彻天地,果树粉碎,周边,所有绿色生物皆被震动,恐惧望了过去。

小鸟,恢复了。

展翅翱翔,强悍的气息横扫周边,带来天塌地陷的绝望。

那个绿色生物直接被气息压死,没有半点反抗能力,紧接着,狂暴的气流朝四周席卷,眨眼间,所有绿色生物尽皆灭亡,生死只在一瞬间。

“可悲的弱小物种,竟然敢把我江流当宠物,这份过错要用整个宇宙的命来偿还。”说着,它一跃而起,再次仰天嘶鸣,瞬移出现在宇宙中央,永生境力量四散,崩溃序列之弦。

这方宇宙存在修炼者,只是最强的不过祖境,面对永生境的恐惧力量连看都看不到,只感觉天地彻底碎了。

整个宇宙都在朝毁灭而去。

突然的,一切恢复正常。

狂暴的气息消失了。

绷断的序列之弦并未持续。

宇宙的乱,仿佛在一瞬间被压下。

无数生灵感觉到了,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它们连看都没有资格。

宇宙星穹,江流骇然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,人类?

竟然是人类?

陆隐面带笑意看着眼前这只既眼熟,又不认识的,鸟,“好久不见了,杂毛鸟。”

江流骇然望着抓住自己脖颈的人类,眼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没办法反抗,根本反抗不了。如同那些绿色生物无法反抗自己一般。

可自己是永恒生命,这个人类为什么可以如此轻易抓住自己?

“你叫什么?”

江流瞳孔闪烁:“江,江流。”

陆隐挑眉:“听过,却没交过手,我认识的杂毛鸟不少,月鹭,南灵,告天,北青,还有什么月亭,未夕,倒是你,从未交过手,这次算是补上了。”

江流颤栗望着陆隐,它知道眼前这个人类是谁了。

“你是,人类,陆隐。”

r> 陆隐嘴角弯起:“真荣幸啊,能被你记住,那么,麻烦带个路吧,我要,找上敬。”

遥远之外,巨大的母树伸展开,缓缓漂浮于星空。

这棵母树正是仙翎一族在方寸之距寻找的仙翎本树。

原本那棵母树被陆隐吸收了绿色光点,渐渐承受不住瞬移,它们唯有重新再找。

而找到的这棵树一点都不比之前那棵小。

对于陆隐来说倒也算个惊喜。

他看着远方,吐出口气,终于找到了。

自从离开混乱的方寸之距,他找到过一次仙翎,可恰好那时候运果也在,以气运一道邀请仙翎一族加入,上敬毫不犹豫跑了,连未夕都不要,相当果断,这也让他失去了寻找仙翎的可能。

后来运心找过。

他也找过,就是找不到仙翎一族。

没想到居然在这碰上了。

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方位,那些杂毛鸟想必也不知道,这就是巧合了。

陆隐一手拎着江流脖颈,就跟抓小鸡一样,一步踏出,瞬间出现在仙翎本树上空,抬手,五指压落。

五根手指,坠落五道力量,宛如五道飓风从上而下扫过。

一瞬间,仙翎本树破碎,绿色光点涌入陆隐体内。

巨大的怒吼声传出,一个个蛋破开,那是大梦千秋。

一双眼睛自仙翎本树最下方睁开,盯向头顶,“谁?”

陆隐俯视下方,带着感慨,也带着兴奋:“好久不见了,杂毛鸟们,还记得我吗?”

最下方,那双眼睛死盯着陆隐,瞳孔骤然收缩到了极致:“是你?”

陆隐大笑:“上次让你们跑了,这次,你们跑不了了。”说完,右臂抬起,横切,眼前,一只仙翎瞬移出现,却被陆隐预判了一样,出现的一瞬间就被击中。

仙翎是北青,实力仅次于上敬与告天,是两道规律巅峰存在。

曾经袭击过三者宇宙,自认突然偷袭有把握,可它根本没弄清现在与陆隐差距究竟有多大。

陆隐不仅预判它的行动,还一击击中。

这一击,三分力。

却将北青,一分为二。血洒本树。

那些从大梦千秋内出来的仙翎,原本带着愤怒与傲气的眼神被血液浇灌,迷茫,占据了整个瞳孔,紧接着就是难以置信的恐惧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