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背有红烛(1 / 1)

光阴之外 耳根 3098 字 14天前

对于神权,许青的了解程度虽有限,但无论是自身拥有还是感受其他神灵,他见过不少,也曾自身对此有所研究。他知道,神权与本源不同,要更为古老,是属于神灵这一脉所独有之权。祂可影响万物,可波及众生,可覆盖整个星空乃至三十六星环。因为这里,是神灵的宇宙。同时,神权也分拥有使用资格以及独享这两种层次,前者是与其他神灵在某一个神权上,共同享有,彼此如竞争一般!只有将其他具备一样神权的神灵吞噬、掠夺,才可达到第二个层次!成为某一道神权上的唯一!按照许青当初的理解,达到这一点的,至少也是真神!而神权,在许青之前的理解里,似乎不分强弱,分的是掌控的程度,以及范围!范围,是神权的重点!可方才那一瞬,这個理解,在许青的心神中动摇了!因为那一刹那,由三道神权之丝交织而成的特殊神权,其内散发出的气息,恐怖至极,超越所有,可怕到了极致!足以让他轻而易举的就感知到了强与弱的层次划分!许青不清楚这神权是什么,他只能大致的从幸运、厄运以及紫月所属的特点,去简单的判断!可显然此刻不是探索的时刻,在那烛火的爆发下,在肉身下沉落在了烛芯上,要将这红色蜡烛熄灭的瞬间…许青识海内,来自红色蜡烛之火的反扑,也近乎滔天,火焰透出疯狂,强烈的燃烧!此火,不得不去燃烧那三道神权之丝,因许青将这三道神权之丝交织出的陌生神权、环绕在了灵魂外!抵抗烛火!尽管如此,可余温对许青灵魂的灼伤,依旧存在!其魂丝的数量,越来越少,最终只剩下不到一万的时候!外界,他失去了所有衣物,赤红的肉身,完全的坐在了烛芯上!轰。随着落下,一声开天辟地的巨响,在这整个界源秘境内,惊天动地的回荡!烛火,熄灭。这一刹,许青识海内的火,顷刻间随之消失,千疮百孔的墟土上、那三道神权之丝交织成的陌生神权,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!祂从原本无法彼此融合的状态,在之前的火焰焚烧里,竟融合了一成的样子!浩瀚的神权气息,在内升腾,席卷许青整个识海!而外界,一样在烛火熄灭的一刻,出现剧变!余光流逝,所有星辰,齐齐消失,无论是曾经肉眼所看的那些崩溃之星,还是影目下变化成的一幅幅画,都在这一刹,如被抹去!一同消失的,还有那些影子,随着烛火的熄灭,烟消云散!就仿佛,这一切虚幻,因烛火不再,都成了过去!整个世界,陷入漆黑!似乎就连同这界源秘境自身,也都在此刻消失不见!许久之后,盘膝打坐的许青,慢慢睁开了疲惫且充满血丝的双眼!灵魂的虚弱,让他产生了眩晕之意!而目中所望,一片黑暗,他看不见远方,也看不见近处,这无光的世界,即便是以其神目凝望,也是虚无!就连身下的蜡烛也一样不见踪迹!唯有劫后余生之感,在许青心中升起!“烛火熄灭,留影消失!”许青喃喃,抬手摸了摸袖口,触摸到了那张面具后,他心底微微松缓!此物,还在!而此地,许青也不想过多滞留,他不确定烛火会不会很快就重新出现,这秘境的所有,会不会在下一刻,就再次复原!所以他飞速取出秘境令牌,正要去开启回归!可就在这时,许青神色忽然一变,猛地回头!其身后,一片虚无,除了漆黑再无他物!可许青的心,却极为警惕,方才那一刻,他隐隐感觉消失的蜡烛,似乎再次出现!“不对。”许青右手飞速抬起,按在自已赤身的背后,这一摸之下,指尖传来的不同触感,让许青心神顿起波澜!红色蜡烛,的确没有真正消失。它不知为何,竟拓印在了许青的背上,在许青的感知里,如同纹身一般,点据了满背!但好在,于他的探查下,发现这出现在自己背部的蜡烛,处于熄灭的状态!许青皱起眉头,心底升起众多猜测,同时一捏令牌!可!令牌竟还是没有任何反应!要知道之前令牌还是有反应的、只不过是被红色蜡烛火光打断!可现在,是真的仿佛失去了与界源秘境的联系,彻底的成了无用之物!“界源秘境!”许青心底一沉,再次一捏,继续尝试!与此同时,在这界源秘境之外,在烛火熄灭的一刻,也有惊人之变,正在爆发!首先出现变化的、是界源秘境所在的巨大玉简,这玉简原本光芒闪耀,看起来满是宝光的样子,可如今却在瞬息间,黯淡下来!随着黯淡,其所处之处,大地也仿佛失去了滋润,变的干裂!放眼看去,一道道裂缝蔓延盆地,就连附近的一些山脉,也都莫名的坍塌,碎石滚落!如同灵气,被抽空!以至于玉简所在的封印,都因此涣散,使得外界修士,即便是没有手持秘境令牌,也都能目光清晰穿透,看清玉简所在!于是震惊之意,在盘踞在附近,借助此地灵气修行的魔羽修士,一个个心神动荡,纷吩睁眼望去,内心升腾惊疑与骇然!“这里的灵气,消失了。”“界源秘境的封印,也在消散。”“出了什么情况。”在众人的心神波澜中,第十主宰山上,于山巅大殿内盘膝的吕凌子,其双目在这一刻蓦然开阖,眉头瞬间皱起!无声无息间、其神念已蔓延开来,直接笼罩了界源秘境所在之地,向下一镇!顿时界源秘境四周,天地一固,封锁所有!紧接着,其神念飞速融入玉简内,在进入的第一时间,强悍如女帝,也都心神起了微风!界源秘境,祂自然是去过,也知晓里面的端倪!可如今神念查看下,此地却一片漆墨…红色蜡烛,消失了,星辰,消失了,一切的一切,都成了虚无!唯有在原本红色蜡烛的对方,许青盘膝坐在那里,正手持自己所给的令牌,尝试各种方法激活!这一幕,让女帝沉默!半响后,祂的声音,在这虚无里回荡!“你在干什么?”许青动作一顿,心中升起惊喜,抬头望着远方虚无!“见过陛下。”“此地之前出现异变、我本打算以此玉简离开,可这玉简失效!”许青起身抱拳,他知道女既然来了,那么也就代表自己脱困!可女帝那里在听到了许青的话语后,没有回应,直至许青心底升起思绪时、他隐约似听到了一声叹息!随后,女帝开口!“朕的话,你是真的一点都没听!”“出去后,速来见我。”这二句话传出的刹那,一股浩瀚之力从虚无卷来,汇聚在许青身上,散出轰鸣巨响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!一吸之下,将许青吸入其内,而漩涡也随着一同消失!送走了许青,虚无里,女帝模糊的身影显露!出现在这里的,只是池的神念所化之身,此刻凝望四周,最终摇了摇头!“本以为只是其大师兄不省心,没想到这许青,也是如此!”女帝一步,消失在了虚无,出现时在了外界玉简之上,右手抬起向下一按,顿时这巨大的玉简,重新出现了光泽!四周的封印、也再次形成!一切看起来,与之前己没区别!但若有人能进入玉简内部,会发现…界源秘境的确消失了!不过女帝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出现,所以很快,就有一道法旨,从第十主宰山传出!界源秘境灵气有缺,修整百年,期间不对外开放!这界源秘境,从所属去看,如今属于第十主宰,所以吕凌子这里的法旨,具备效力!即便是如今战争时期,界源秘境被纳入战略资源,但碍于吕凌子新晋,故而这种事情,也没谁会真的较真!身为主宰,这些特权,自然是有的!当然,界源秘境的事情,想要完全遮掩,女帝还需处理一些细节!而此刻的许青,有些忐忑的出现在界源秘境百里外的一处平原上!现身的一刻,他立即就化身血尘子,随后回头遥望正在被重新封印的界源秘境,心底迟疑!此行,他也说不准收获如何,看似拿到了面具,可那诡异的蜡烛,却拓印在了背部!同时对于给女帝添了麻烦,许青心底也有歉意,他性格就是这般,恩怨分明,不愿欠人!半响后他深吸口气!“那就去帮女帝,尽我所能完成其所愿!”许青身体一晃,直奔第十主宰山!路上,他的重点放在了体内的那道陌生神权上!幸运,顾名思义。厄运,同样如此。而紫月神权,所属是紫色月光下,照耀万物,寻生命中的瑕疵,一旦寻到,就可被毒禁侵袭!“掌握运,又掌握生命之瑕!”“祂们融合在一起,所形成的神权!”天地间,疾驰的许青,身体忽然一顿,在半空中,他呼吸微微急促,目中露出奇异之芒,有一个词语,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!“难道是命运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