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1章 “白色大姐姐”(1 / 1)

逆天邪神 火星引力 3995 字 6个月前

纤柔的声影穿过重重风沙,落在了男子身前。她看着重伤遍体的男子,手臂伸出,一时之间却不敢碰触,唯有身后的披风猎猎作响,也搅动着她心间莫名的波澜。

“玲珠师妹!”陌苍鹰已落在了她的身侧,快速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:“看这个人的穿着,明显是外域之人,没必要节外生枝。”

“而且,”他瞥了男子一眼:“伤到这种程度,已经注定十死无生,根本没有施救的必要。他方才能站起来挪动,基本也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了。”

说话之时,陌苍鹰眉宇间满是疑惑……他对赫连玲珠算是极为了解,她绝不是一个盲目心软之人。毕竟,她是生在处处皆是勾心斗角的帝王之家。

赫连玲珠也知道自己此举颇为莽撞,甚至连她自己都在惊讶于此刻所为。但马上,她便说出了一个颇为勉强的理由:“我刚才好奇看了他一眼,这个人虽然重伤,但眼神依旧透着一分凌傲,以我这些年的识人,这个人的出身必定不凡。”

“感觉上,他应该很年轻,却有神君境巅峰的修为……万一,他是某个神国的人,我们救了他,岂不是捡了一个大人情。”

“若是把他丢在这里,伤成这样,很快就会被渊尘侵蚀而死。”

陌苍鹰皱了皱眉,刚要说什么,却发现赫连玲珠已是上前一步,抬手将男子的上身扶起,任由那一片片干涸的污血染上了她的手掌和衣袖。

他迅速移身,代赫连玲珠将重伤的男子托起,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:“看来无论经历多少风浪,玲珠师妹善良的本性终是未变。也罢,就将他一起带回去吧。”

随之,他又补了一句:“希望他能活到那时候,也算没辜负玲珠师妹的心意。”

赫连玲珠目光稍倾,想要去重新看清男子的面容,但马上她又将目光转回,散去眉宇间那些许的不自然,微笑道:“九师兄还是和以前一样,表面严厉,却又总是会纵容我的任性。”

女人的直觉是一种很是玄妙的东西。

她总感觉这个重伤濒死的陌生男子绝非凡人……即使只是远远一瞥。

陌苍鹰带起重伤男子,和赫连玲珠重新飞向他们口中的“王城”。

随着他们远离沙漠的核心,尘暴也逐渐的缓和了下来。赫连玲珠每隔小段时间都会探查一番重伤男子的生命气息。

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……那生命气息虽然极其微弱,却又无比顽强,执着的不肯散尽。

这也让认定他半刻钟内必死的陌苍鹰很是震惊。

而他们绝对不曾想到的是,重伤男子的意识,自始至终都是清醒的。

陌生的世界,全然不同的天地气息……

这里,就是那个名为“深渊”的世界。

我成功了。

虽然这第一步便如此凄惨,但终是成功了。

云澈平复着心念,并缓慢运转着内腑的玄气。

他醒来之时,便是在这处荒漠之中,尘暴正席卷着他的躯体,想要将他永恒葬入无际的荒沙之中。

他的伤势看上去极为吓人,但实则皆是在外,内伤远比外伤轻得多。

不过,他却并没有去疗愈外伤。

因为伤重的外表不一定能引人怜悯,但一定会让人卸下防备。

他需要的不是别人的救助,而是一个自然融入这个世界的契机。

但……

云澈始终没有睁开眼睛,只是在“昏迷”中默然感受着两人的气息,听着他们的交谈……

他是这个世界的入侵者。

此世的一切,皆为仇敌!

若不能倾覆此世,他的世界便必遭倾覆!

这是在此世无论面对何境,面对何人都绝不可背离的准则。

静默间,他的意识沉入了天毒珠。

没有了禾菱的存在,天毒珠的世界一片暗淡。

“啊呀!主人你醒啦,这个奇奇怪怪的世界就是被主人叫做‘深渊’的地方吗?”

不变的,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巧笑嫣然,似乎永远不知道烦恼为何物的红儿。

“没错。”云澈走过去,左右手分别揉了揉红儿和幽儿的脑袋:“这里就是深渊,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。”

他目染感伤:“到了这里,便只有你们陪我了。”

幽儿抱住他的手掌,将莹白的脸儿在他掌心蹭了蹭。

云澈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的伤势,微笑着安慰道:“放心好啦,我伤势完全无碍,只是故意留着外伤而已。”

“我们知道呀。”红儿眨了眨朱红的眼眸:“因为白色大姐姐早就帮你疗愈过了,我和幽儿一点点都不担心。”

“……!?”云澈神色一愕,随着猛的皱眉:“白色大姐姐?”

和陌悲尘的最终之战,他伤得极重,但短短几日便苏醒,且醒来时,伤势已是大幅度愈合……远超寻常。

这次亦是如此!

云澈矮下身,放缓语气道:“红儿,你说的‘白色大姐姐’是谁?”

“白色大姐姐就是白色大姐姐啊。”红儿很是认真的回答:“白白的衣裳,白白的脸儿,白白的光……总之就是白色的大姐姐。”

幽儿点头,表示认同。

“她长什么样子?是不是我曾经遇到过的某个人?”云澈耐心问道。

“样子……唔……”红儿努力的回想,然后将小脑袋晃了晃:“看不太清楚,总之就是白白的,但是声音好好听。她还告诉我们,不可以告诉主人她的存在……咿?”

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红儿连忙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唇瓣,一双红眸睁的大大的。

云澈心弦剧震:“告诉你们?她能进入这里?”

怎么回事?

这里是天毒珠,除了他与禾菱,以及红儿幽儿,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,任何意识不经他的允许进入其中。

“……她还说过什么?”云澈伸手,用指节蹭了蹭红儿的鼻尖:“都告诉我的话,就给你吃那把你最想吃的朱影邪虹剑。”

红儿的眼眸一瞬间绽放出宝石般的红光,小手也“嗖”的离开大张的唇瓣:“真……真的吗!主人要说话算话……白色大姐姐也没有和我们说过几次话啦,我想想……第一次出现的时候,好像说着……小青龙一心赤诚……保她一命之类的话……唔……”

幽儿点头。

云澈:“!!”

“啊,对了!”眸光一闪,红儿兴奋的说道:“白色大姐姐有一些话我记得好清楚,她说她其实一直在。但是禾菱姐姐在,她就没有办法出现。禾菱姐姐离开了,她才可以具现……诶?好像是这两个字。”

“……!?”云澈定在那里,怔然许久。

蓦地,他站起身来,灵觉释放,覆向天毒珠的整个空间:“你是谁?出来吧。”

许久,没有回应。

云澈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缓和:“是你救了青龙帝,还帮我暗中疗愈伤势,没有恶意,也不是敌人,你应该并没有必要隐藏自己。至少出来,让我当面表示感谢。”

原本必死无疑的青龙帝竟是被这个自己从不知其存在的人所救。

用的还是光明玄力!

自己快速好转的伤势也是这个人悄然所赐。

她竟始终存在于天毒珠之中……自己竟毫无所觉?

红儿说,她一直都在?禾菱存在她就无法出现?

而且禾菱显然也从不知她的存在,否则,以禾菱对他毫无保留的情感,绝对不会对他隐瞒。

一连串的猜测和可能性在他脑中混乱交织,最终只余一团乱麻。

光明玄力……

这个世上除了自己和神曦,根本不存在第三个能使用光明玄力的人!

但那又绝对不可能是神曦。且不说这是天毒珠的世界……红儿又岂会不认得神曦?

是谁?到底是谁!?

“主人不用喊啦,白色大姐姐不会听到的。”红儿笑吟吟的提醒,嘴角挂着一缕没收住的口水。

“为什么?”云澈低头。

“咻!”用力将唇角的口水吸了回去,红儿嘟囔着道:“因为白色大姐姐刚刚为你愈伤了好久,她说她必须去睡觉,应该要睡好多天的样子……啊呀!不要管白色大姐姐了,那把红色的剑,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!”

云澈的手掌被她一阵晃荡。

云澈神识收回,天毒珠的世界,他没有寻到任何异常的气息。

难怪……这次醒来,外伤虽重,内伤却轻的出奇。原来已有人为他疗愈过。

“给你给你。”云澈手一招,那把红儿垂涎已久的朱影邪虹剑便飞到了红儿眼前。

红儿一声娇呼,飞扑着将剑身抱在怀中。下一瞬,便是云澈再熟悉不过的……少女玉齿将惊世神剑一口咬碎的恐怖声音。

幽儿托着腮帮,静静看着红儿狼吞虎咽……她不吃剑,但很喜欢看红儿吃剑时那无比开心的样子。

陌苍鹰和赫连玲珠早已脱离了荒漠区域,很快,云澈的神识之中,开始出现了人类的气息,又过了半个时辰,一个颇大的城池现于视线之中。

“先回宗门。”赫连玲珠看了一眼云澈,心弦重重的松弛。

整整三个时辰,他没有死。到了宗门,渊尘的侵蚀会被大幅度隔绝,他应该有很大可能活下来。

“好!”陌苍鹰没有反对。

两人并肩,飞向了那一处气息最盛之地。

陌苍鹰手中拎着云澈,自始至终,他丝毫未曾在意这个人的死活,将他带回,仅仅是为了满足赫连玲珠忽然的任性。

此刻,两人做梦都不可能想到,他们随手“救”回的这个人,将会把这整个世界的命运,彻彻底底的撕裂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